毕业论文

打赏
当前位置: 毕业论文 > 文学论文 >

苏童“香椿树街”系列与《河岸》比较

时间:2020-10-12 20:03来源:毕业论文
“香椿树街”系列小说和《河岸》都属于这类小说。“香椿树街”系列通过对街上的街头少年的形象捕捉,传达苏童晦暗紧张的少年记忆。而2009年出版的长篇《河岸》以少年库东亮的视

摘要:青春型小说是指以一种青少年视角叙述人生,表现出躁动不安的青春气质的小说。“香椿树街”系列小说和《河岸》都属于这类小说。“香椿树街”系列通过对街上的街头少年的形象捕捉,传达苏童晦暗紧张的少年记忆。而2009年出版的长篇《河岸》以少年库东亮的视角叙述了“文革”时期的家庭闹剧,同时记录下少年的成长历程。从苏童的“香椿树街”系列小说到《河岸》,我们见证了一个作家从晦暗到温情,从少年毁灭到少年成长,从先锋到历史的写作变迁。57759

毕业论文关键词:苏童;香椿树街;《河岸》:写作变迁

Abstract: Youth novels are meant to describe the perspective of a young life, showing a restless temperament of youth series of novels. “Toni sine sis Street" series of novels and the He ‘an belongs to such novels." Toni sine sis Street" series by street youth on the streets of image   capture send Su tong's murky nervous memories of adolescents. Novel published in 2009 as a juvenile coupon on the He ‘an described the view of the "cultural revolution" in the family drama, history and record the juvenile. From Su tong's “Toni sine sis Street” series of novels to the He ‘an, we have witnessed a writer from gray to warmth, from an early end to the juvenile growth, from pioneer to the changes of historical writing. 

Key words: Su tong; Toni sine sis Street; He ‘an; the changes of writing.

不得不说,苏童是一个讲故事的能人。不管是历史小说《我的帝王生涯》,还是“粉红系”小说《妻妾成群》,亦或是“枫杨树小说”中的《飞越我的枫杨树故乡》等,他都游刃有余,吐于唇齿之间。当然除了这些,他的另一类小说也不容小觑,即青春成长小说:以少年为描写对象,以青春为主题,叙写主人公从少年过渡到青年时期所发生的故事。这类小说几乎涵盖了他所有作品的三分之一,由此可见其地位的重要性。在这些作品中,除了苏童早期以其从小成长的那条苏州城北小街上为场景,通过故事中少年的回忆述说而成的“香椿树街”系列小说外,较为成功的还有他在中年时出版的以文革为时代背影的长篇小说《河岸》。

一 从晦暗肮脏到温情萌生

古老破败的“香椿树街”位于城市的北端,曾是前清厂狱行刑的地方。说它是“香椿树街”其实有点牵强,因为街道上一棵香椿树都没有。而在危墙死水的边缘,丛丛鬼火般的夜繁花却在三更盛开。新中国的太阳从来不能蒸发城北地带的煞气[1](P113-114)。“香椿树街”没有江南水乡特有的典雅柔美,也没有小城小镇珍贵的纯朴安宁。“整条香椿树街都是死气沉沉的,没有一个大人物,没有一处热闹有趣的地方,没有任何一种令人心动的事物。”[2](P184)城北地带日日上演的是不曾停歇的奸杀、斗殴、偷情、械斗。《城北地带》中的四兄弟红旗、达生、叙德、小拐就是在这样一个晦暗肮脏的坏境下进行了成长的蜕变。在他们从生命的初状态步入成人的大门前,经历了一次又一次血腥而神秘的冒险。这些冒险经历也改变了他们的人生的轨迹,一个因强奸幼女而锒铛入狱;一个因受到色诱而与有夫之妇私奔;一个因争一口气而死于帮派争斗;一个偷盗成瘾却成为了英雄。成人世界忽视他们,少年世界驱除他们,他们找不到自己的位置。

    这当然是上世纪80年代以后出生的少年所不能想象的存在。在这样的背景下,苏童大肆地编排南方少年的种种特殊的体验,演绎他们年轻生命的激情美学,让他们在南方人文的地缘环境和充满怪异的“疯癫”的成人世界的喧闹中“本能”地成长和变异,为我们展露出文本以外更广阔的诗意空间。[3](P123)仔细阅读小说,读者不难发现在城北地带中的街头少年身上有这样一个怪现象,在他们茁壮成长的年纪或者说是最需要一个过来人为他们成长负责之时,他们生命中最重要的人—父亲或母亲,却总是不可避免的缺失。在那个本该有人去呵护和关心他们的身体、心理成长的时节,他们却只能流落在街头堕落颓废。《城北地带》中的达生在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他的父亲李修业就被卡车给撞死了。小拐的母亲因生他难产而死。原本以为剩下的那位至亲会加倍的去疼爱自己可怜的孩子,谁知道,孩子竟然成为大人的眼中钉,出气筒。大人们利用活着的每一分每一秒去责骂他们,棒打他们。小拐的父亲更是时不时的把他吊起来打,全然不顾小拐已废的左腿。达生也是如此,他偷自行车出去玩的行径可以说是间接地导致了其父亲的惨死。于是他的母亲就化身成了恶毒的“祥林嫂”,不厌其烦的去提醒这件事情。这无疑在本就年幼脆弱的达生的心上又狠狠地插了一刀。 众所周知,“父亲”这个角色在一个孩子的成长过程中是至关重要的,尤其是男孩子。父亲是联结家庭和外界的纽带,纽带的断裂,使得“香椿树街”的街头少年们只能在成长的道路上懵懵懂懂的去探索,去寻找,在他们最无能为力的时代,最终做出了这些不合时宜的举动,甚至使自己变成了畸形的变态,变成了溃烂的生命。 苏童“香椿树街”系列与《河岸》比较:http://www.lwfree.com/wenxue/lunwen_62597.html

------分隔线----------------------------
推荐内容